科研动态--

国家级重点学科

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予点

“双一流”建设学科

ENGLISH

人才培养
Talents training

招生工作

【发酵之光】发酵学科百岁泰斗:王鸿祺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28  点击量:

王鸿祺教授(1913-2014)是我国工业发酵专业建立之初著名的五驾马车之一。他的一生是努力奋斗的一生,是坦荡豁达的一生,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一生。

乐观豁达 百岁正寝

王鸿祺 1939年毕业于北平大学农业化学系,1947年起任贵州大学副教授。解放初期不幸在一次事故中失去一条腿,政府给予他残废革命军人待遇。王教授并未因此而沉沦,镇定而豁达使他渡过难关。从此,一条铝合金义肢和一根拐杖成为他一生的标配

因工作需要,他的研究方向与发酵工程和装备相关,需要经常去企业、工地,时常出差。走路缓慢,特别是在现场,包括上下楼梯诊断工程问题,难度就非常大了,但这些从来都难不倒他。他的腿从根部截断,穿裤子要先套好义肢,前前后后要花近一个小时。有时出差上飞机忘带残废革命军人待遇证,安检员不放心,则单独检查也要花上一个多小时。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国内宾馆卫生间连抽水马桶也很少见,上厕所前一定要事先给他准备一只方凳,放倒后才能方便。改革开放初期,像他这样的老教授可是个大人物,但就是这样的条件,这样的困难,他完全不放在心上,年纪很大了照样乐此不疲地在全国各地搞科研、搞产业转化、开会沟通,作大会报告,甚至去国外演讲。

王鸿祺教授的精神就是典型的不向命运屈服的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与王鸿祺教授相同的是不屈不挠的中国亿万人民,几十年如一日的艰苦奋斗精神,他们是当代中国崛起背后的真实写照。

时任江苏省常委、无锡市委书记黄莉新同志看望百岁王鸿祺教授

王鸿祺教授一生乐观豁达,从来不为金钱束缚。他积极进取,心态阳光。他是个大教授,但在家时,常常一手抓着大葱,一手拿着馒头,沾点酱,吃的津津有味。失去一条腿反而使他活得更加潇洒,三句话离不开工作。身体十分健康,思维十分敏捷。九十二岁时还亲自买了一套商品房,自行装修和请人监理等等。王鸿祺老先生尽管失去一条腿,仍然健健康康活到101岁,无疾而终,是个奇迹!百岁之时,江苏省常委、无锡市委书记黄莉新同志还专程来王先生家向他祝贺!

王鸿祺教授给我们这些后辈树立了榜样!

勇于探索、不断创新

王鸿祺教授1953年至1958年任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副教授,后随迁到无锡轻工业学院任副教授、教授。1960年获全国教育文化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1978年参加全国科学大会,1979-1981年任无锡轻工业学院食品工程系主任。王教授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教学经验,特别重视理论联系实际,重视培养学生的实践动手能力。主编《发酵生产设备》、主审《发酵工程与设备》等全国统编教材,1978年受聘担任轻工业部工业发酵专业通用教材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他为青年教师的成长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培养了一批批杰出的科学技术人才,为我国发酵工程学科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王鸿祺教授主编、主审的全国统编教材

王鸿祺教授是国内知名的酒精蒸馏工程的权威。20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的酒精蒸馏装备仍然沿袭原苏联老大哥的设计体系,采用较为保守的设计公式计算酒精蒸馏塔的理论塔板数,基本采用泡罩式蒸馏塔塔板,塔体的整体重量大,能耗高且钢材浪费多。考虑到当年苏联的酒精发酵原料主要是土豆,而我国南方的原料多为干薯片。王教授针对我国实际,对酒精蒸馏装备重新进行计算和设计。他思路开阔、创新不断,先后设计试验过斜孔式塔板、筛板式塔板和浮阀式塔板。20世纪70年代中期,他又研制出一种波纹浮阀塔,大大降低塔板数,提高蒸馏效率,并降低能耗和钢材消耗。他亲自组成产学研结合的创新团队,驻扎在无锡玉祁酒厂,研制安装小型模式化波纹浮阀塔。当年县级酒厂的条件十分简陋,车间里靠近实验蒸馏塔的温度近50,王教授经常拄着拐杖,来到试验场地,因为无法上旋梯,只能仰着头指导学生们做实验,讨论即时取得的数据,进行理论总结。他和学生们一起在工厂食堂用餐,尽量克服生活中的困难,不让学生为他的饮食起居操心。功夫不负有心人,随着1978年全国科学春天的到来,他主持设计与研制的波纹浮阀蒸馏塔和膜式蒸馏装备在江苏、四川、内蒙等地推广应用,获得江苏省科技成果三等奖,以及轻工业部科技成果三等奖。

王鸿祺教授   百岁王鸿祺教授夫妇与弟子詹晓北

八十年代初,王鸿祺教授开始从事生物反应器研究此时他已是近70岁的老人,但仍然很活跃,在国内专业领域名气很大,能争取到很多科研经费,研究创新工作仍然风生水起。他家里堆满了外文书籍、杂志,常常和学生讨论甚至争论某个国外专家的观点。一次晚上九点钟,学生詹晓北和杨晓萍(研究生)正在四楼实验室安装一套新的实验装置,未曾想老先生不顾腿脚不便,突然来到实验室,兴致勃勃地和学生一起讨论起这套装置的原理和性能。王教授用他那特有的身先士卒的精神感染、督促、教育年青一代。实验室刚装了电话,王教授常常晚上十点钟给学生打电话询问实验进展,有一次实验室有一个科研项目在苏北中试,而王老先生去了广州出差,晚上十点多还从广州打长途电话到苏北,了解中试研究进展。

王鸿祺(右三)参加83级硕士李建科学位答辩,1986

上世纪80年代,他作为国家七五科技攻关专题项目的主持人,完成了黄原胶生物反应器研制项目,通过了中国科学院组织的专家鉴定验收,获得好评,并获得原国家轻工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当时评奖很难,一等奖几乎没有,二等奖也很少。

王鸿祺教授主持的“七五”科技攻关项目简介

王老先生还特别注重培养和提携年青一代科技工作者帮助原山东食品发酵研究所的童静苹高工(原无锡轻工业学院65届毕业)便是一例。他利用在原国家科委专家身份的影响力,将童静苹带领的黄原胶研究团队引入国家七五科技攻关专题,和中科院、天津大学、山东大学以及无锡轻工业学院5家单位一起组团成为一个大的黄原胶研究团队。由于山东食品发酵研究所走的是市场经济的路子,所以经过十多年的研究,最终5家单位中最无名气,力量也最小的山东食品发酵研究所率先将黄原胶产品产业化。现在我国的黄原胶发酵产品已占世界总产量的80%,可以说王老先生为黄原胶产品推向市场间接作出了贡献。

由于黄原胶产品是一种假塑性胶体,性质也比较特殊,他还特地将刚从国外进修回来的,食工系专门从事食品胶体的许时婴副教授请来,参与七五科技攻关课题,并大力支助她科研经费。既帮助了许时婴老师在业务上的进步,也有助于研究生知识向产品提取和食品应用方面的拓展。

心胸宽广、爱党爱国

王鸿祺老先生在八十年代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其时已是古稀老人。他时常跟学生谈起旧中国腐败和没落,导致民不聊生、一盘散沙,百姓受尽封建主义的祸害和帝国主义的欺凌,被新中国取代是历史的必然。共产党把沉沦没落中的中华民族带到今天朝气蓬勃的地步,其贡献无与伦比。共产党的出发点是为人民服务的,这个根本的治国思想在当今世界上是非常先进的。虽然他在文革中也吃了些苦头,但从未听他发过任何一句怨言。他从不怨天尤人,从不消极沉伦,尽管年事已高,却永远朝气蓬勃,这是他的一个很大的优点。

2013年,伦世仪院士、学校、学院党政班子成员献上生日祝福

他关爱学生,有些同学的名字记得很牢,甚至在他百岁之时,学生们为他祝寿,他还能清楚地叫出学生的名字,甚至弟子夫人的姓名。

王老先生心胸坦荡,思路清晰,思维敏捷,对时事颇为关心。谈中国要学习和借鉴强国之道,谈斗而不破、和而不同的中国智慧,谈中国的最终崛起。也时常聊起中国五千年一脉相承的文明历史,聊太极拳中的智慧,聊儒家的修身持家治国平天下的思想,他坚信人心向背会胜过船坚炮利,坚信中华民族和为贵的优秀文明终究会胜过西方弱肉强食的文明。

 

本文由王鸿祺弟子詹晓北、毛忠贵教授供稿,在此表示感谢!

分享转发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朋友圈

分享到微信

科研动态--
手机版